当前位置:主页 > I级生活 >【亚太游戏高峰会】台湾电竞2017大跃进背后,还有什幺血泪、 >正文

【亚太游戏高峰会】台湾电竞2017大跃进背后,还有什幺血泪、

【亚太游戏高峰会】台湾电竞2017大跃进背后,还有什幺血泪、

在进入今天主题前,先说个闪电狼领队毕怜礼所分享的真实故事:有位妈妈曾经写了封很长、很长的信,不断恳求让他的孩子加入闪电狼。这位孩子不爱唸书,抗拒上学爱玩电动,一心一意想成为电竞选手,还跟妈妈说选手都没他聪明,只要每天努力打电动,一定能变强。

「但是他打得并不好。」闪电狼后来真的给了孩子机会,请他跟妈妈一起来训练室,坐在选手后面一整天体验他们的生活。

结果呢?你应该心里有底了。他大喊:「怎幺这幺严肃?吃饭时间只有 30 分钟?为什幺打游戏不会嘻嘻哈哈的笑?教练这幺这幺兇?操作居然要这幺细緻?」马上放弃了他原本信誓旦旦,非得成为电竞选手的梦想。

去年立法院三读通过《运动产业发展条例》修改明定把电竞列入后,这个产业似乎出现了一股欣欣向荣的新气象。根据人力银行 104 统计,全台电竞工作职缺已成长至 1.2 万名,整体月薪中位数约 3.5 万元,比电竞产业以外的相同职缺硬是高出 17%;高阶人才平均月薪更有 8.7 万,是产业外同职缺的 24%。

但回顾新闻,去年代表台港澳赛出赛 LOL 2017 世界大赛的香港 HKA 战队却遭管委会以「电竞选手是会吸毒、打架生事和令大厦治安转坏的社会渣滓,搬入社区会影响房价」为由拒绝出租宿舍;这起事件也显示了,台湾电竞依旧处于筚路蓝缕的阶段。

本次台北国际电玩展就特地举办了「电竞生态圈高峰论坛」,邀请到中华民国电子竞技运动协会秘书余锦亮、闪电狼职业战队领队毕怜礼、Riot Games 行销与电竞总监陈柏寿与台北城市科技大学电脑与通讯工程系主任詹勋鸿等人,来谈谈迈进 2018 之际,台湾电竞产业尚待克服的众多新旧挑战。

转播权利金涨 10 倍成了产业成长最强指标

Riot Games 陈柏寿一开始就说,2017 是台湾电竞成长非常显着的一年,其中最有感的就属转播权利金,成长居然达到了 10 倍以上,对电竞而言不仅是剂强心针,对比起 NBA、 MLB 等成熟职业运动来看也成了一项电竞能永续经营的重造指标。

而且台湾学校方面也对培养电竞人才越来越友善、成熟。詹勋鸿就说才短短两年,台北城市科大电竞学程至今就培养出了 30 余名的成熟电竞人才。有多成熟?他们曾连续举办了两届全国高中职电竞大赛,全都是百队规模的大型比赛,从企划、规则、报名系统、赛评、场布规划,全都由学生一手安排,成果十分辉煌。

毕怜礼也补充,早期战队找员工很辛苦,像粉丝团经营、行销企划这种职缺很多人应徵,但其中许多人不懂电竞产业,所以也没办法提出好的电竞规划;但有鑒于风气越来越盛,这一两年毕业就能工作的电竞人才确实大幅增加。

「选手」却是充满艰辛、血泪的故事

诚如文章开头所提到的故事,电竞风气在台湾是开了,但对有意投入的青年而言职业选手之路变得更有制度、更正规化,却也意味更加艰辛、难走。

「以前家长或学生打来问怎幺当职业选手,我们都还会客客气气,仔细向他们说明;但这两年我们会很直接了断的说,你没到打某个程度就不要来。」毕怜礼明白指出成为职业选手的甘苦:「天分太重要了,起码佔 50%,另外 50% 才是努力;而且战队一梯进来五十位训练生,最后只会剩一两个。因为职业电竞跟在家开开心心玩电动完全不一样,你必须忍受早上起床就开始打电动,打到睡觉的生活。」

「最后你还必须忍受那多半不能上场的孤独。」毕怜礼强调,电竞绝对不是学生不想唸书,拿来逃避的一条路。金字塔顶端的选手可达年薪百万之谱,但就跟许多产业一样,选手得不断用免洗方式淘汰再淘汰,才能找到足以发光的选手;对这些选手而言,可能要到最后获得奖盃那一刻,他们的职业生涯才会出现真正的「甘」。

但产业急须选手以外的新血

但除了选手之外,台湾电竞现正猛烈需要支撑整体产业的各种工作人才。余锦亮就说,30 位选手意味背后需要 300 位从业人员支撑,「不是每个人都能当选手,但我们会积极协助这些有意进入电竞的学子进入幕后。」

经过许多产业与社团努力沟通,终于开始扭转了台湾许多学校对电竞的既有印象,去年协会也开始与教育部技职司进行深度合作,从技职学校切入,深度培养台湾本土的电竞人才。「接下来台湾少子化会越来越严重,学生招生也必须面临转型,这就是电竞可以跟学校衔接的好机会。」

毕怜礼也说今年闪电狼打算跟协会合作深入校园,让学生了解战队日常生活,也让校方知道战队怎幺运作,进而鼓励学生支持电竞产业,创造互赢。

陈柏寿进一步建议想进入电竞产业的学子,最好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是理所当然的懂游戏,就跟电影工业一样,总不可能导演不懂电影;但第二是国际语言经验。现在电竞是非常需要跟国际沟通的产业,像闪电狼已经是国际级队伍,那幺他们的从业人员怎不可能接触外国人士呢?最后则是需要主见,他看过很多履历,这些求职者往往都说自己很懂游戏也很会玩,「但电竞是门新产业。如果你是教练,要管一群只会打电动的小屁孩,该怎幺管理?这可不是学校。如果你是业务,怎幺找中国信託赞助,说服他们电竞有助于企业形象?这都没有前例,需要有主见的人规划、执行。」

台湾电竞未来还有什幺机会与挑战?

余锦亮认为除了南韩具有世界最完整的产业体系之外,中国或东南亚在电竞基础授课就比较薄弱,是台湾电竞可以进入的地方;不要看中国似乎产业大、人口多,他们电竞教育还是比较像「才艺班」的上法,缺乏完整科系与课程培养人才。

此外东南亚也有常带参访团来台观察电竞产业。余锦亮说明尤其台湾许多新住民二代已进入高中与大学,正是参与电竞的热衷期,「东南亚很多国家也想知道这些二代会不会从事电竞,进而带动经济。台湾电竞基础在亚洲还走得算前面的,得好好利用这个优势。」

不过提到台湾电竞需要克服的难题,陈柏寿在场地方面举了就一个例子:去年七月中旬,《英雄联盟》在高雄展览馆办了亚洲区对抗赛,创下了电竞史上第三高收视人口的创举,而且还跟高雄市政府深度合作,为当地轻轨、饭店进行创下一次好行销案例。「但坦白说,台湾适合国际赛场地真的不多,就那一、两个。这是不是政府就能帮忙的地方呢?」

而且顶级选手的薪资问题,也是台湾电竞产业急需重视的地方。闪电狼当家选手 Karsa 去年离开台湾,加入了中国 RNG,毕怜礼不讳言:「他们开的薪资,确实是我们的 5 倍以上;但 Karsa 也不只看薪水,而还会挑他想去的队伍。有听到成绩较差的中国战队伍,甚至开了 10 倍薪资。」而就连管理职、教练中国也是频频挖角,平均都开出了四倍以上的薪水。「但不能怪我们小气,其实台湾电竞战队到现在都还一直在烧钱。」毕怜礼指出若要把好选手留在台湾,鼓励粉丝到现场观赛付费支持就是一个好作法。「台湾场地漂亮又便宜,现场气氛互动也很棒!」陈柏寿也认为长期来看,只要电竞能跟 NBA、MLB 一样,越来越娱乐、大众化,并获得足够的社会认同,就能早日摆脱大多厂商还在烧钱的窘境,跃变为成熟的产业鍊。

文章标题: 【亚太游戏高峰会】台湾电竞2017大跃进背后,还有什幺血泪、

推荐文章